配额许可证事务局

首页>贸易数字化>理论与政策

来源: 类型:

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政策着力点

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是党中央面对国内国际形势深刻变化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大事。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强调,“立足国内大循环,协同推进强大国内市场和贸易强国建设,形成全球资源要素强大引力场,促进内需和外需、进口和出口、引进外资和对外投资协调发展,加快培育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扩大高水平开放,多措并举稳定外贸,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加大吸引外资力度”的要求。面对世纪疫情、大国竞争与博弈、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等挑战,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进一步推动贸易高质量发展成为在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一环。

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对外贸易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开放40多年来,贸易作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在增强国家综合实力、提升我国国际地位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前,我国发展中的矛盾和问题集中体现在发展质量上,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把发展质量问题摆在更为突出的位置,着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培育贸易竞争新优势,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一是有利于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扩大我国经济发展的国际空间,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贸易高质量发展既能高效精准地配置全球资源,进口我国经济发展亟需的战略资源、先进技术、重要货物,以及研发设计、环境、金融等生产性服务,又能弥补国内供给短板,更好适应国内消费升级的趋势,还能促进我国对外贸易体制改革,建立和完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提升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二是有利于适应全球价值链分工新变化,获得更高的贸易利益,加快贸易强国建设。需要看到,国际分工已经由产业间分工、产业内分工演进为产品内分工。在产品内国际分工中,国际贸易由以制成品贸易为主转向以中间品贸易为主;国际贸易利益由国家进出口规模决定转向由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决定,处于价值链高端则获得高收益,处于价值链低端则获得低收益。我国要更好融入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进而向价值链中高端攀升,关键举措就是要推动贸易高质量发展。

三是有利于把握数字全球化的重大机遇,加快数字贸易发展。当前,数字技术的发展使数字经济呈现出新的特征,比如,数字化创新、数字化生产、数字化消费、数字化服务以及数字全球化。数字技术成为引发当代国际经贸规则重构、产业链供应链重组、国际商业模式重建、国际经贸格局重塑的关键因素。提升贸易数字化水平,在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协同发展中加快数字贸易发展,有利于我国抢占未来数字贸易发展的制高点。

四是有利于积极应对国际环境复杂变化,巩固我国贸易大国的国际地位。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市场环境、需求环境、制度环境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国际市场环境变化看,面对国际科技竞争加剧、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等挑战,我们需改变在国际市场过度依赖部分国家的状况,实施市场多元化战略;从国际需求变化看,发达国家长期主导全球市场需求,我国面临发达国家高端挤压、发展中国家低端挤占等多重压力,需要进一步优化商品结构,大力发展高质量、高技术、高附加价值产品出口,应对更为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从国际经贸规则变化看,全球贸易规则正处于重大调整中,需要更好顺应国际经贸规则新变化以及变化的新趋势,全面深化改革,推动制度型开放,健全相关法律法规体系,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找准政策的发力方向

近年来,紧紧围绕增强外贸综合竞争力,我国对外贸易发展成效显著。2021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9.1万亿元,比2020年增长21.4%。其中,出口21.73万亿元,增长21.2%;进口17.37万亿元,增长21.5%。以美元计价,我国进出口规模达到了6.05万亿美元,达到了历史高点。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在此背景下,更好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需要增强相关政策的精准度,找准政策的发力方向。

在增强贸易创新能力上下功夫。进一步夯实贸易发展的产业基础,在重大关键技术攻关中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大力发展高新技术、高附加值产业和现代服务业;鼓励跨国公司在我国设立研发中心,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以发展跨境电商为重要抓手,推动外贸领域制度创新、管理创新、服务创新、业态创新、模式创新,加快发展海外仓、市场采购贸易、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国际营销服务网络、外贸服务平台等新业态新模式。

以制度型开放推动全面深化改革。构建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打造国际一流、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建立产业政策、贸易政策、投资政策、科技政策协调机制;有序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完善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加快构建服务贸易促进体系、监管体制和保障体系;加快推进高标准自由贸易区建设,形成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

着力增强外贸综合竞争力。从人才、技术、标准、品牌、服务等方面多点发力提升外贸综合竞争力,加快人才培养,引进国际高端人才;加快自主创新平台建设,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提高我国产品国际标准采标率,将中国标准推向国际;加快自主品牌建设,打造享誉世界的中国品牌和中国服务;消除阻碍服务业更好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促进服务业开放。

提升贸易数字化水平。把握数字全球化新机遇,降低数字贸易壁垒,扩大数据要素市场开放,加快数字贸易发展,促进企业数字化转型,加快推动传统贸易数字化转型,在粤港澳大湾区等区域打造全球贸易数字化领航区,加强贸易数字化国际合作等。

完善贸易安全体系。加强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体系建设,强化跨境电商进口商品监管,构建统筹发展和安全的出口管制体系,建立打击网络犯罪的国际协调合作机制等。

推动贸易可持续发展。大力发展绿色贸易、绿色投资与绿色金融,积极应对全球高标准贸易与环境规则变化。要推动企业从产品设计、原材料采购、生产制造到分销运输全流程贯彻绿色发展理念,发展绿色贸易;在引进外资与对外投资中,优先引进和投资绿色技术、绿色产业、绿色企业,发展绿色园区;发展绿色金融,使资金优先投向与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等绿色产业相关的企业和项目,促进产业结构绿色转型。

(作者赵瑾,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

(文章来源:经济日报,转载时有删改)

查看更多意见

单位名称
姓名
手机号码
意见分类

发表意见建议
验证码验证码看不清?
智能问答